欢迎访问:色和尚国产影院视频-色和尚手机观看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春华女侠

春华女侠



玉州城外的官道上,一前一後两匹马在飞驰。

  碗口大的马蹄重重敲打在冰雪覆盖的地面上,扬起一团团如同碎玉般的雪沫。

  马的口鼻中喷出的白气足有一尺多远,虽然是大冷的天儿,却不断的有汗水顺着马脖子淌下来。

  「杨大侠,歇息一下吧,总得让马喘口气,不然这马以後可就没法骑了。」後面马上的麻衣老者一边喘气一边道。

  前面马上身材雄长的壮年汉子手中缰绳一勒,胯下马稀溜溜一阵叫,前蹄高高扬起,冲出几步远才止住脚步。

  刚才一路疾奔还看不出来,此刻慢下来,只见四条马腿不住的颤抖,显然已经是脱力了。

  杨文博看此情况,也知道再这麽赶路,坐骑非要活活累死,只得跳下马来,从马屁股的布口袋里掏出抹布,给马擦汗。

  这麽冷得天,马匹出了一身汗,如果不擦干,肯定会生病。

  後面的老者范雪川此刻也赶紧下马,一样的给马擦了汗,眼看爱马精神渐渐有点缓过来的样子,才放下心来,对杨文博道:「杨大侠,不用着急,玉州城就在眼前,天黑前肯定能到韩剑尘大侠府上。」

  杨文博牵着马缓缓而行,答道:「范老哥,我也知道这事急不得,只是想到淫贼‘玉蝴蝶’一日不除,天下间良家女子贞洁一日危机不灭,真恨不得马上赶到韩兄弟府上,请他出手相助。」

  「呵呵,杨大侠,恕老朽孤陋寡闻,须知咱们南方六州十八府,加上官府几十位捕快都不能将此恶贼擒获,这韩剑尘大侠有什麽本事,能够对付的了‘玉蝴蝶’?」

  杨文博目光闪亮,道:「范老哥,‘玉蝴蝶’能够几次三番逃脱我们的追捕,倒不是因为他武功有多高,而是在於此贼轻功实在太高,又使得一手好暗器,令人防不胜防。不过如果对上韩兄弟,呵呵,恐怕‘玉蝴蝶’只有束手就擒了。

  」

  「难道韩大侠的轻功还在‘玉蝴蝶’之上?」

  范雪川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因为参与了数次围剿「玉蝴蝶」

  的行动,他可是对对方如果鬼魅一般的轻身功夫心有余悸。

  杨文博笑道:「韩兄弟一向淡泊,很少在江湖行走,所以名声不显,不过他跟我相交十几年,他的本事恐怕世间只有我才了解。他所习练的飞云逐月步法堪称冠绝武林,绝不在玉蝴蝶之下,而同时他的三十六式淩霄剑法亦是非同小可。

  如果要追捕玉蝴蝶,恐怕非要韩兄弟出手了。」两人一路谈论,牵着马走入玉州城。

  顺着道路左转右拐,走了老长一段路,前面出现一座宅院,占地足有几十亩,光亮的大门,院墙高耸,气势不凡。

  杨文博眼看范雪川目瞪口呆的样子,忍不住解释到:「韩兄弟祖上是一位大富商,家资巨富,置下了这座大宅院。传到韩兄弟这一代,偏偏不爱经商,只爱习武,几十年来为了寻名师修行武艺,花费钱财可不再少数。不过毕竟家大业大,就算是开销大了些,仍然衣食无忧。比咱们这些人可阔气的多了。」范雪川喃喃道:「怪不得韩大侠在江湖上名声不显,换作老头子有如此家产,宁愿在家里享受,怎麽会到江湖上东奔西跑挣刀口上的血汗钱。」两人上前拍打门环,好半天府门才打开,出来一个六十几岁老仆人,老眼昏花,看了老半天才认出杨文博,慌慌张张的急忙见礼:「原来是杨大官人,小老儿真是眼力越发不行了,急切间竟然认不出来了,恕罪恕罪。」杨文博还礼道:「李老伯不需多礼,不知韩兄弟可在府上?还请通秉一声,就说杨文博与友人一同前来拜访韩兄弟,有要事相商。」老仆人道:「杨大官人说得哪里话?您来了只管进去,哪里需要什麽通秉。

  」

  说着话,老仆领着两人走进院子。

  进了院子,范雪川越发吃惊,只见这院子里一色青砖铺地,中央有水池假山,连所用假山石都不是凡品。

  正中间几层院落,房屋雕廊画栋,远非寻常人家能及。

  唯一不足之处是人丁稀少,一路走过来只见寥寥几个老仆人洒扫,显得有些冷清。

  杨文博悄声道:「韩家历来人丁不旺,到了韩兄弟这一代更是独苗。韩兄弟夫妇好清静,只留下夫妇两方上一辈留下的几个老仆听用。」正说话间,忽然听有人笑道:「我当是哪位朋友上门,原来是杨兄。小弟有失远迎,还请杨兄恕罪。」

  两人抬头,只见自厅内大笑着走出一人,年纪三十五六岁,身形颀长,剑眉朗目,气度不凡。

  身穿一身淡青色袍服,衣料不是绸缎之类名贵材料,却剪裁得十分精致合体,将整个人的气质都烘托出来,既有文人雅致,又不乏武者英气。

  杨文博急忙拱手道:「韩兄弟,愚兄此番不请自来,有失礼之处还望兄弟海涵。」

  两人彼此见过礼,杨文博又引荐了范雪川,三人一阵寒暄,接着被主人引入厅内。

  三人一路走进大厅,落座之後,范雪川暗暗打量韩剑尘,只见对方面带微笑,温文尔雅,两只眼睛目光温和,偶尔转动间却精光四射,举手投足间隐隐有一股从容不迫的沉稳气势,心中不由得想到:「杨大侠说这位韩大侠武功高超,虽然没见他施展武功,单单从举止气势上,却已然是高於寻常所谓高手许多了。」心中对於此番捉拿「玉蝴蝶」

  的行动多了几分把握。

  三人喝了几口茶水,彼此客套几句後转入正题。

  杨文博道:「不瞒韩兄弟,愚兄此番前来是有求于韩兄弟。玉蝴蝶肆虐六州十八府,良家女子受其祸害不计其数,每耽搁一日,说不定就有数名无辜女子受其侵害。此獠穷凶极恶,奸淫良家妇女,人神共愤。只是他轻功十分高超,几次从我等围剿中逃脱,迫不得已,愚兄才厚着脸皮上门求兄弟你出手相助。希望能借助兄弟的绝世轻功和剑法,还六州百姓一个公道。」韩剑尘面带微笑,听杨文博说完,沉思片刻,才慢慢说道:「小弟习武多年,虽不太关心江湖恩怨,却也知侠义二字重逾千斤。能够为百姓安宁付出一份绵薄之力,正是小弟多年来所愿。」

  杨文博喜道:「韩兄弟答应了?」

  韩剑尘还未答话,忽然听见厅外一个如同黄莺初啼的清脆声音笑道:「杨大哥远道而来,一路辛苦。小妹已吩咐人准备了水酒,为杨大哥接风洗尘,仓促间酒菜准备得不够精致,还请杨大哥不要嫌弃。」门帘一挑,一名女子缓步走进来。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这女子一头乌黑绸缎般长发梳成垂云髻,两缕散发柔顺的附在雪白的面颊两旁,面色洁白如羊脂玉,吹弹得破,眉如远黛,目光如盈盈秋水,勾人心魄。

  小巧的琼鼻下一张红润丰满的小嘴微微翘起,闪着如同水晶般光润,一对晶亮的透明耳坠随脚步微微晃动,折射着明亮的光彩。

  身上外面罩着一件狐裘,雪白的绒毛映衬得面容越发白嫩,自狐裘领口可见素白色锦衣,以及脖颈下一片惊心动魄的雪白肌肤。

  身材虽然娇小,胸前却高高耸起,哪怕是厚厚的冬衣也不能掩盖这一具令人血脉喷张的娇躯的绝世风华。

  铛的一声,范雪川手中的茶杯落在桌上,滚烫的茶水滴落在身上却浑然不觉,脑子里哄哄的乱成一团,只有一个念头:这世间怎能有如此绝世倾城的女子?

  不要说初次见面的范雪川,就算是已经多次照过面的杨文博此时也是心中一跳,下意识的目光低垂,仿佛多看一眼面前的女子都是一种亵渎。

  只是目光刚一移开心中却生出一种强烈的不甘,希望着能够在多看一眼。

  如此矛盾的两种心境掺杂在一起,真不知是苦是乐。

  韩剑尘急忙站起身来走到女子身前,柔声道:「夫人你怎麽到前面来了?天气这麽冷,别冻坏了身子。」

  不自觉的伸手拨开女子面颊侧微微有些散乱的鬓发,将有些狐裘紧了紧。

  韩夫人娇小的身子在夫君身前如同一朵盛开的白梨花,头顶只到韩剑尘胸口,当下仰起头,轻笑道:「才没那麽娇贵哩。杨大哥远道而来,你这做兄弟的也想不起好好款待,还得我这做弟妹的操心。」

  说着探身望了望杨文博二人,抿嘴一笑:「看起来好像是搅了你们大男人只见谈论正事了。杨大哥你们几位先忙正事,我去厨下做几个小菜。」「有劳韩夫人。」

  杨文博急忙道。

  至於旁边的范雪川,目光呆滞,嘴张的老大,被杨文博在腿上狠掐了几下才缓过神来,呵呵笑了两声,谁也不知道他说了什麽。

  伊人远去,厅内三人才缓过神来。

  范雪川抓起茶杯狠狠灌了几口,也顾不上茶水烫舌头,才稳住心神。

  三人又交谈有小半个时辰,将联手捕贼之事细节敲定。

  眼看天色已晚,杨范二人起身告辞。

  如果只是杨文博一人,倒真想留下来用饭。

  只是范雪川除此登门,却拉不下脸来蹭饭吃。

  韩剑尘将两人送出府门,才回到大厅。

  才一进门,只见夫人坐在椅子上,清丽脱俗的脸上有几分忧色。

  韩剑尘笑道:「霜儿,有什麽事不开心了?」

  说着话在旁边椅子上坐下来。

  苏凝霜面带迟疑,轻声道:「夫君,杨大哥这次来找你,又是要你跟人动手吗?」

  韩剑尘故作轻松的一笑:「不过是一个小毛贼,不会有什麽危险。」苏凝霜眉头皱了皱,不说话。

  韩剑尘轻轻一笑,走到苏凝霜身前,伸出双臂将玉人揽在怀中抱起,自己坐在苏凝霜的椅子上。

  苏凝霜将头埋在韩剑尘胸前,轻声说道:「你每次出门我都怕得很,生怕你出什麽意外。咱家里又不缺钱财,你何苦去跟人拼命。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留下我和月儿能依靠谁?」

  韩剑尘抬手轻轻抚摸着苏凝霜的面颊,笑道:「夫君我的武功也算不错,哪有那麽容易出事。如果真要出了什麽意外,你就带着月儿改嫁。凭夫人的容貌和才华,说不定能找到一个更好的夫君呢。」

  话一出口,顿时觉得不对。

  果然苏凝霜猛地抬头,娇小的粉拳在韩剑尘胸膛锤了下去:「什麽胡话?这话也是能乱说的?要是你死了,我,我就出家做尼姑去。」说着话眼圈一红,眼看着要淌下泪来。

  纵然是盖世无双的大英雄,面对娇妻的眼泪也是无可奈何。

  韩剑尘急忙道:「我的错我的错。夫人教训的是,为夫失言了,该打该打。

  」

  说着捧起苏凝霜的粉拳,在自己胸口又打了几下。

  经这麽一闹,苏凝霜破涕为笑,娇嗔了一声。

  伸手在韩剑尘胸口揉了揉,重又俯身埋到夫君胸膛上。

  厅内一片安静,只有一股淡淡的温柔气息,越来越浓。

  韩剑尘怀中抱住娇妻的身躯,一股淡淡的香气散入鼻孔,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大手不自觉的滑入狐裘中,隔着薄衣轻轻握住那一个柔软的事物,轻轻揉动起来。

  怀中美人轻轻笑了一声,一只玉手悄悄探出袖子,伸进韩剑尘衣袍下面。

  片刻之後,韩剑尘呼吸越发急促,双臂一架,让苏凝霜的身子骑坐在自己身上,只见美人面孔微红,弯弯的眉目仿佛要滴出水来,顿时一股热血冲上头顶,向着那两片诱人的红唇吻下去。

  伴随着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娇喘,苏凝霜身上狐裘无声的落在地上,近身的薄衣半敞,粉色的肚兜下被拨到一边,一只雪嫩的玉乳弹出,在空气中轻轻颤动,高高的乳峰上一点嫣红如同熟透的樱桃般诱人。

  苏凝霜娇媚的看了韩剑尘一眼,伸手轻轻捧起玉乳,身子一探,送到夫君嘴边:「馋猫,早就想吃了吧。」

  韩剑尘轻嗯了一声,将樱桃含住,轻轻吸允着。

  苏凝霜面带微笑,一股诱人的嫣红在脸上荡漾开来,柔和的目光注视着韩剑尘的双眼,伸手在他後脑慢慢揉弄:「啊,馋猫……,贪吃鬼……,嗯……」忽然,厅门一下子被人推开,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娘亲,师兄又欺负我。」

  一个小巧的脑袋探进来,年纪只有十五六岁,眉眼间像极了苏凝霜,两只眼睛如同星辰般明亮,纯真无邪,嘴角勾起的一丝笑意,却已经有了其母几分勾人心魄的意味。

  少女向厅内看了一眼,马上伸手捂住脸:「啊……我什麽都没看见。」厅内两人同时一惊,停止了动作。

  苏凝霜飞快的从韩剑尘身上下来,拉紧衣服,掩住胸前春光,一张脸早已红的如同熟透的苹果。

  韩剑尘也同时坐正了身子,努力做出一副庄重表情:「月儿……」厅外传来一阵咯咯的娇笑声:「我什麽都没看见。娘亲,爹爹,你们继续,我过一会再来。」

  脚步声越来越远,随即响起少女的吆喝声:「李伯,爹爹在厅内练功,不要让人进去惊扰了……」

  声音渐远,厅内两人才松了口气,彼此望了一眼,同时笑出声来。

  「这丫头,真是……」

  韩剑尘苦笑道:「不知道天麟又怎麽招惹她了。」苏凝霜脸上红晕未退,美目瞟了一眼,笑道:「天麟是老实孩子,才不会欺负月儿。肯定啊,是你宝贝女儿又欺负你徒弟了。」「呵呵,」

  韩剑尘笑了笑:「怎麽你为天麟说起好话来了?月儿才是你女儿呢。」「嘻嘻,有什麽关系。天麟和月儿都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有什麽区别。再说了,不对天麟好点,你这娇气的丫头以後恐怕没人敢娶了。」想到女儿精灵古怪的品行,韩剑尘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天麟是个好孩子,这些年可被月儿欺负得够了。不出意外的话要被这丫头欺负个三五十年,真是可怜。」

  苏凝霜轻笑道:「子非鱼,安之鱼之乐?天麟恐怕早就乐在其中了吧。这一对冤家啊,恐怕要打打闹闹的一辈子了。」

  「说得不错。天麟这孩子性格太弱,看来我以後要督促他刻苦练功,每日里总是读书写字可不济事,像个秀才多过武者,日後可要被月儿欺负苦了。」「咯咯,像秀才才好呢,如果这能考中了举人进士,以後月儿就是进士娘子,总比她这个做娘的嫁了个习武的每日担惊受怕好。」两人说说笑笑,只觉得心头都暖暖的。

  韩剑尘抬头看了看窗外,清咳了一声。

  「离晚饭时间还早。夫人,咱们是不是……继续……」一丝红晕爬上双颊,苏凝霜目光盈盈,瞟了夫君一眼,嘴角闪过一丝笑意,玉手缓缓探到腰间,在束腰的丝带上一钩,云裳缓缓坠落在地。

  「怕你不成……」

  第二章

  第二天,韩府门前。

  眼看红日高升,本来应该一大早就上路的韩剑尘此刻看着夫人给自己整理的行囊,又是心中温暖又是有些无奈。

  行走江湖,行装最好简单实用,一只手能抓起就在的程度最好,可是夫人连夜给自己准备的行装却装满了好大一个包袱:银两,换洗衣物,书卷,吃食……有心去除几样,可一看夫人微微有些发黑的眼圈和忧虑的面容,登时心中变得柔软。

  当下将包袱放到马背上,轻轻抱了抱夫人。

  「等我回来。」

  门口人来人往,不好做更亲密的举动,千言万语都汇聚在这一个紧紧的拥抱中。

  苏凝霜轻声嗯了一声,双手环抱夫君的腰部,将头埋在胸膛:「早去早回。

  路上小心些。」

  韩剑尘拍了拍夫人後背,转身面向後面一个少 年,年纪在十八九左右,剑眉朗目,英武中透着一股儒雅气息。

  「天麟,我走之後这个家就交给你了。看好家,不要惹事。」韩剑尘的弟子李天麟躬身道:「师父放心,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敢问师父,多久才能回来。」

  「多则三月,少则一月。这几个月要勤练武功,不可懈怠。等为师回来,要好好考校你的武艺。」

  李天麟躬身答应。

  一旁的少女牵着马,走到韩剑尘身边:「爹爹,早点回来啊。」韩剑尘一笑,牵过缰绳,伸手在女儿头上摸了几下:「在家不要惹祸。还有,」

  他瞟了一眼李天麟:「少欺负你师兄。」

  「人家哪有欺负他?都是他欺负我。」

  少女噘着嘴道。

  韩剑尘哈哈一笑,翻身上马,冲着夫人点了点头,策马扬鞭,马蹄如飞,不一会功夫转过街角不见踪影,只有一声声的马蹄声越来越远,渐渐不可听闻。

  直到此刻,苏凝霜才收回目光,转身回府。

  「李伯,关紧府门。如果有客来访,一律回避。」「是,夫人。」

  少女月儿笑嘻嘻的走到母亲身边:「娘亲,我出去逛街了。」苏凝霜看了月儿一眼,沉了脸:「不许去,回房去温习功课。」「哎呀,读书好无聊的。」

  月儿伸手扯着母亲衣袖,撒娇道:「我就出去一会儿,一小会儿就回来,好不好娘亲?」

  眼看着女儿撒娇的样子,苏凝霜心中暗自好笑,却故意板起脸来:「先回屋把《唐诗选集》抄写三遍,我就放你出去逛街。」说完话,也不理女儿的纠缠,自顾自的走进大厅内。

  没有了男主人,大厅内显得冷清了不少,桌上摊开几本厚厚的账簿,是这个月府里各处买卖商铺的出入。

  韩家祖上就是钜贾,这些年下来虽然远远比不上先祖时的光景,却还保留了十几家店铺,供应府上开销。

  苏凝霜在桌子後面坐下,开始认真的核对账目。

  一名五十多岁婆子挥挥手,令无关人退下去,自己静静的站在夫人身边侍候着。

  这是苏凝霜当姑娘时便在身边侍奉的婆子,忠心无二,与苏凝霜名为主仆,感情上却与母女无异。

  过了好久,苏凝霜合上账簿,抬起头,芊芊玉指轻轻的揉了揉额头,目光漫不经意的扫过身旁的椅子,脸上微微一红。

  昨夜吃饭前,自己与夫君就在这椅子上很是荒唐了一番,明明是被女儿撞破,後来两人却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到了最後,整张椅子都几乎被水渍打湿了,浑身上下的衣服没有一处是干的。

  想到昨夜那些羞人的场景,苏凝霜心中砰砰直跳,只觉得下体变得热起来,仿佛有一股热流缓缓流动,不自觉的双腿夹紧,轻轻的摩擦。

  只是越是如此,这奇异的感觉越是强烈,偏偏身边有人伺候,不敢有太大动作,只得咬紧牙关忍受,身子却微微颤抖起来。

  徐婆婆眼见夫人脸色通红,心中诧异,急忙道:「小姐,可是身子不舒服?

  」

  苏凝霜强忍着羞意,道:「嗯,有些口干,徐婆婆去叫人倒回热茶来。」徐婆婆答应一声,急急忙忙奔出去。

  身边没了人,苏凝霜再也忍受不住,口中轻轻的呻吟了几声,双腿越发快速的摩擦,身子如同筛糠一般颤动着,不多时,呻吟声陡然拔高一个音调,身子一僵,随即软软的伏下来,轻轻的喘息着。

  「冤家,害死霜儿了。」

  苏凝霜轻咬着嘴唇自语道,悄悄的从怀中掏出手帕,探到裙底抹净了露水,犹豫再三,塞入袖子,美目迷离的望向远处。

  「三个月呢……」

  而此时,在月儿的房中。

  本来应该在抄写书籍的少女坐在椅子上,翘起一条秀气的玉腿,足见轻轻颤动,绣鞋尖上绒球微微晃动,手里捧了一片胡瓜慢条斯理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咬着,嘴角处沾满了汁水。

  而在另一边,李天麟坐在桌前,奋笔疾书,额头微微见汗,也不知已经抄写了多久。

  「师兄快点抄,中午之前一定要抄完啊,否则今天就不能出去玩了。」少女娇声喊着,丝毫没有让他人代劳而感到羞愧。

  李天麟一边抄写,一边随口答道:「再等等,剩下的不多了。」本来作为府内唯一一位小姐的闺房,寻常是绝不会放男子进来的。

  不过李天麟作为韩剑尘的弟子,幼时便父母双亡,与月儿一起被韩氏夫妇抚养大,几乎与兄妹无二。

  再加上韩氏夫妇早就有意将女儿许配给李天麟,阖府上下早就将他当做未来的姑爷,明明看到小姐悄悄的将李天麟带进房里,却也没有人不开眼的阻拦。

  「呵呵。」

  月儿娇笑了一声,站起身来走到李天麟身後,俯身去看抄写的文字,不经意间身子贴在李天麟後背上。

  「还不错嘛。奖赏你的,吃胡瓜吧。」

  李天麟正全神贯注抄写,忽然一股柔软温热的身躯贴在後背,一抬头,恰恰看到月儿粉雕玉琢般的面颊在面前不过几寸远的地方,芳唇吐息热热的覆在脸上,只要目光一偏,便可以看到月儿白皙的脖颈,以及更下方胸前的微微隆起,在轻轻的起伏。

  啪,一滴墨点落在纸上。

  月儿啊了一声,回头嗔道:「怎麽这麽不小心,这一页都要重抄了。」却见李天麟脸色通红,顺着他的目光低头一看,忍不住又啊的叫了一声,忙不迭的双手掩住领口,飞快的跑开。

  李天麟强自镇静,换了一张纸重新抄写。

  只是,刚才所见的那一抹诱人的白皙却一直在眼前显现,怎麽也去除不了。

  身後静静的,没有一丝声音。

  李天麟心中惶恐,道:「月儿,我刚才不是故意的。」停了一会儿,才听见月儿仿佛咬着牙发出的声音:「坏蛋……」李天麟心中更加不安,却不敢再做声。

  又过了一会儿,只听月儿轻声道:「师兄,刚才,好不好看?」声音小的仿佛听不见一样。

  屋子里静静的,没有一丝声音。

  又过了片刻,只听月儿的声音恢复了平时的音调:「师兄,你的衣服放哪里了?」

  「床头的柜子里。怎麽了?」

  没有回答,只听见柜子打开的声音和取衣服的声音。

  李天麟飞快的抄完最後一行字,长出了一口气,放下纸笔,转过身来:「抄好了。月儿,啊……」

  只见月儿刚刚脱下衣裙,身上仅着贴身的衣服,娇小的身姿毫无保留的展现在面前,露在外面的两条白嫩的玉臂仿佛新藕一般,没有一丝瑕疵。

  淬不及防间,两个人同时愣了一下。

  紧接着,月儿啊的叫了一声,一个枕头飞了过来:「坏师兄,不许看。」李天麟才反应过来,急忙转过身去,紧闭双眼,不敢再看。

  身後响起一阵簌簌的声响,过了一会儿,才听见月儿道:「好了,可以转过来了。」

  李天麟才转过身来。

  面前出现的是一位俊俏无比的少 年公子,身穿蓝色长衫,腰间系着玉带,手里一柄纸扇,风度翩翩,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红晕,显得有些羞涩。

  「月儿,你怎麽……」

  「笨啊,当然要换衣服出去啊。」

  「可是,那是我的衣服。」

  「只是穿一下而已,别那麽小气啊。」

  少女说着,抬抬胳膊伸伸腿,满意的转了个圈子,对李天麟躬身一礼:「兄台,你看小弟这番打扮如何?」

  「……很好。」

  少女满意的哼了一声,昂着头从身边走过。

  两人擦身而过之时,少女忽然转过头,眼睛明亮的如同天上的星辰。

  「师兄,刚才……好不好看?」

  眼看李天麟一脸囧样,月儿咯咯的笑着,转身走出去。

  只是,在无人看到的背後,少女悄悄抬起手,揉了揉发烫的面颊。

  「笨师兄……」

  第三章

  冬天终于远去了。

  玉州城从寒冬中醒过来,换发出勃勃生机,道路旁边的柳树吐出嫩叶,墙头的荒草中现出一层淡淡的青色,酒肆赌坊中传来酒鬼赌客的吆喝叫骂声,连四处流窜的野狗都跑得格外欢实。

  忽然,街道旁边一座酒馆中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声,夹杂着一阵阵叫声。

  「啊!」

  「疼死我了,抓住这个小王八蛋!」

  「操!抓住往死里打!」

  两名青衣少 年飞快的从酒馆中跑出来,前面一个身材娇小,喝过酒的的脸上红扑扑满是笑意,伸出一只白嫩胳膊紧紧拉住身後个头高出一截一脸无奈神色的少 年。

  「快跑啦,师兄。」

  两人在前面飞跑,紧跟着後面冲出来几个大汉,手里拿着椅子腿和木棒等家夥,有几个还一脸血迹,叫骂着追上来。

  两名少 年甚是灵活,专门捡狭窄偏僻的小巷子钻,没一会儿功夫已经消失在巷子深处。追赶的大汉们找了半天不见踪影,只好骂骂咧咧的散去。

  片刻只有,两个小小的脑袋从角落里探出来。

  「咯咯,笑死了。」男装的少女发出欢快的笑声,眉眼完成一条线,小胸脯上下起伏着。「活该,那麽多人欺负人家唱曲的小姑娘,真该打断他们的狗腿。

  师兄,我们这一次算是行侠仗义吧。」

  李天麟无奈的苦笑两声:「月儿啊,你再这麽惹祸,我可真没法在师娘面前替你遮掩了。现在全城都知道有个爱打抱不平的疯小子。亏得师娘平时不爱逛街,否则肯定猜到是你了。」

  月儿哼了一声,挺了挺胸脯,做出一副不在乎的表情,浑不在意这一切落在李天麟眼中是何等的可爱。

  「回家了。」月儿说了一句,转身蹦跳着往回走。才走了几步,忽然哎呦一声,身子一歪,摔倒在地上。

  由于两人手牵着手,淬不及防间,李天麟的身子被月儿带到,一起摔倒在地上,半个身子压在月儿身上,两张脸的距离不过一寸。

  四只眼睛彼此注视着,口鼻间呼出的热气拂在脸上痒痒的,月儿的衣领扯开了些,露出白皙的一片肌肤。

  两个人都愣住了,很快,月儿的脸上变得通红,小胸脯不住起伏,眼睛里闪着羞恼的光。

  一股火气突然涌上心头瞬间控制了李天麟的大脑,等清醒过来的时候,李天麟才惶恐的发现,自己的嘴唇不自觉的印在小师妹的唇上。

  嘴唇上传来的软软的触觉,香香的气息,以及映入眼帘的少女一对乌黑发亮的眼睛,李天麟脑子里空空的,完全忘记了身在何处。

  过了一两秒,月儿才啊的一声,把身上的李天麟推到一边,脸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

  「坏蛋师兄!」少女半是愤怒半是羞涩的低声喊了一声。

  眼见李天麟面红耳赤不知所措的在一边站着,月儿心中忽然生出一丝甜意,板起脸哼了一声,擡起一只雪白的小手。

  「啊?」

  「笨蛋师兄,扶我起来。」月儿气鼓鼓的道:「我崴到脚了。」李天麟才反应过来,慌忙将月儿扶起来。

  月儿试了试,脚才触到地上,就疼得直吸气,一张小脸皱成一团。眼看着李天麟束手无策的样子,心中更添了几分恼意。正要发脾气,却见李天麟已经转过身,弯下腰去。

  犹豫了片刻,少女顺从的趴在师兄的背上。

  李天麟背起月儿,慢慢的走着,唯恐身子不稳,让背上的少女颠簸。

  走了好久,两个人心中都乱成了一团麻,都不知道该说什麽。

  过了一会儿。

  「师兄,」

  「嗯。」

  「……你好久没有背我了。」

  李天麟身子一震,眼前浮现出一副画面,一个满脸青涩的少 年,背上背着一个粉雕玉琢般的小 女孩,吃力的走在大街上。

  「那时候你才六 岁呢。」李天麟不自觉的微笑着,眼中满是温暖:「现在都是十九岁的大姑娘了。」

  「十九岁了啊……」少女轻声说着。

  「那时候每次你一哭,就让我背着你逛街,看路上的货郎卖糖葫芦和绢花,然後就不知怎麽的笑了,咯咯的真好听。你还喜欢偷偷揪我的头发。还有一次睡着了,口水流了我一脸……」

  李天麟轻声说着。背後的少女面容变得半是恼怒半是害羞,渐渐化作一团柔和,目光如同流水一般晶莹。

  「师兄,」月儿轻声叫了一声。

  「什麽?」

  月儿突然把脸凑到李天麟脸旁边,嘴唇轻轻的冲着面颊亲下去。

  然後,两个人红着脸,都不说话了。

  柔丝般的小雨落下来,打湿了两人的衣衫,却不觉得一丝寒冷。

  月儿伏在李天麟身上,慢慢闭上眼睛:「师兄,要一直背着我啊……」等回到韩府,李天麟将月儿背到她的房中,褪去沾了雨的外袍,给她披上白色的狐裘,然後俯下身子,脱下月儿的靴子和袜子。

  一只小巧玲珑的脚,白嫩嫩的,五根足趾仿佛玉石雕琢成的一样,完美无瑕。

  一只脚被师兄握住手里,月儿脸上早已通红一片,却没有一丝抗拒,只是觉得一股股热流顺着师兄的手掌传过来,丝毫整个身子都跟着热起来了。

  脚踝果然肿起来了。

  李天麟找来冰袋,敷在脚踝上,过了一会,月儿疼痛感渐渐减弱,低头看着师兄半跪在地上揉弄自己的小脚,脸色红艳艳的,羞不可当。

  「好了,过几天就没事了。」

  李天麟把月儿抱上床,盖好被子,伸手在她头顶摸了两下:「这下好了,最少能有两天时间不会出去闯祸了。」

  正当李天麟要起身离开的时候,月儿轻轻咬了咬下唇,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师兄……」

  还没有反应过来,两片嘴唇已经贴在李天麟的嘴唇上。

  只是惊异了一刹那,李天麟的呼吸忽然变得急促,反手将月儿抱住,用尽全身力气的吸允着少女的唇瓣。

  少女瞪大眼睛,原本只是恶作剧似的的事情,好像突然失去了控制。但只是一秒锺时间,少女闭上了眼睛,安静的承受着师兄的亲吻。

  两条舌头彼此纠缠着,唾液在两者之间流动,难以分清你我。只有一声声粗重的呼吸声和娇弱的呻吟声充满了房间。

  不知不觉间,月儿已经被抱离了床,被子滑落下来。

  骤然燃起的情火熊熊燃烧,李天麟的手探进月儿的衣服,隔着亵裤放肆的揉弄着圆润的屁股。而另一只手则放到月儿的胸前,握住小小的胸脯。

  「月儿,月儿……我的小媳妇。」

  月儿闭着眼,轻轻喘息着,发出小猫一样的呻吟声。

  不知过了多久,当李天麟的手探入少女双股只间时,月儿心中一惊,忽然夹紧双腿,用力推开李天麟的头。

  「师兄,不成的。」月儿羞红着脸,喘息着,「我们还没成亲呢。」李天麟喘了几口气,终于恢复了神智,脸上羞得一片通红,擡手给自己脸上轻轻拍了两下:「真是该死!」

  眼见李天麟如此,月儿反而笑了,咯咯的笑得身子一阵乱颤,如同一朵在晨风中颤抖的杏花。

  「师兄,等我们成亲了,就……」少女红着脸低头小声说道,忽然伸手拉过被子,将整个身子埋进去,只露出半张通红的小脸。

  李天麟红着脸嗯了一声。

  月儿低头看了看李天麟下面鼓起的帐篷,脸上现出一层羞意。

  「过来。」

  李天麟一愣,还未知道是怎麽回事,月儿已经把一只手挽住自己的脖子,嘴唇再次贴上来:「嗯,这次不许再使坏……」

  两人人的舌头再次交缠在一起,彼此心中却再也不是充满情欲,只是化不开的柔情。

  一只白皙的小手从被子里探出来,微微颤抖着解开李天麟的腰带,探进去,轻轻的上下抚弄。

  「月儿……」李天麟喘了口气,呼吸骤然急促起来。

  「月儿十九岁了呢。」少女的气息也有些急促:「不是什麽都不懂的小 孩 子了。」

  小手抚弄的越来越快,李天麟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过了好久,终于发出一声闷哼。

  月儿啊的叫了一声,将湿淋淋的的小手拔出来,缩进被子里,把被子照在头上,整个人缩成一团。

  「师兄,回去吧。」被子里穿出模糊的声音。

  李天麟答应一声,推开门走出去。

  关门的声音响过好久,被子猛然被掀开,露出月儿通红的脸,半是羞涩,半是喜悦。

  「咯咯,小媳妇。」

  隆隆的雷声,雨终于下大了。

  客厅中的少妇停下书写的笔,擡头看了看窗外,吩咐道:「徐婆婆,去看看月儿和天麟回来了没有。别还在外面贪玩被雨淋湿了。」徐婆婆答应一声出了门。

  苏凝霜放下笔,伸手托住腮,面颊上现出一丝红晕:「两个多月了,就快回来了吧。」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香艳公主和下贱士兵 下一篇:大魔王的契约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